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31.锁定...创生者的密室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6:08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31.锁定...创生者的密室

土灵们用了30分钟筑起了2道城墙,就像是两道弧形的盾牌,死死的挡在克罗库恩平原和克罗库恩山脉之间的大地上,而就在这两堵城墙树立起来的那一刻,从安托兰废土转移过来的恶魔精锐军团也已经出现在了平原的前方。

疯狂的小鬼在恶魔大军前方跳跃,呐喊,这些小恶魔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扑出来的火苗一样多,还有那些高大的恶魔卫士,它们排成了一整排,就像是流动的墨绿色潮水,几乎要淹没眼前的一切,在军团前进当中,还有高大的,扛着甘尔葛恶魔们打造的巨型攻城武器的精锐破坏魔,纤细的希瓦魔以及漂浮在天空中的眼魔。

黑暗的,犹如黑暗风暴一样的虚空恶魔,还有成群结队的,犹如掠食一切的丑恶的地狱猎犬,还有那些高大的驯犬者,最重要的是,在这一次的恶魔联军当中,以往一直担任指挥官角色的艾瑞达恶魔,这些具有强横身体和高超智慧,魔法天赋强的让人发指的高级恶魔也如同恶魔士兵一样,混杂在这一支让人恐惧的军队当中。

铺天盖地的魔蝠尖叫着从那黑暗混沌的天空中扑下来,站在第一道城墙上,加文森特觉得哪怕看上一眼,都会头晕目眩,在更远方,如山一样的深渊领主,还有那从天空中召唤者火焰陨石轰击一切的恐惧魔王,那些手持灾变巨刃的末日领主,他们认识或者不认识的所有恶魔,几乎都在这支阿古斯最强大的恶魔联军当中。

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摧毁眼前的一切!

它们气势汹汹的朝着先遣军树立起来的城墙扑了过来,基尔加丹的命令在每一头恶魔的脑海里嘶吼着,这个狡诈的大恶魔因为维伦的返回已经有些怒气攻心了。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燃烧军团的星舰无法进入防守区的天空,瓦拉加尔屹立在克罗库恩的天际,这是一整座城市,要比星舰更庞大,最重要的是,奥丁和狄克就站在那城市之上,任何一艘试图靠近的星舰,都会被半神无情的刺穿。

但即便是狄克和奥丁联手,也无法摧毁那天际上密密麻麻的星舰,他们能保持这种威慑,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来自奥杜尔的机械侏儒正以最快的速度架设着防空火炮,以密集的弹幕,来阻止燃烧军团小型星舰的靠近。

作战用星舰不能对地面,尤其是阿古斯世界这种已经严重濒临毁灭的地面发射,这会导致地壳的崩碎,所以恶魔们在地面攻势的同时,只能使用小型攻击舰,这些攻击舰无法抵抗来自艾泽拉斯的炮火,所以这里的天空,是唯一属于先遣军的东西,也是他们唯一的优势。

唯一的好消息!

阿古斯的主宰者基尔加丹认为维伦应该像个可耻的逃亡者一样,心惊胆战的等待着他的追杀到来,在每一天的辗转反侧之中,体会他对他的背叛,基尔加丹梦想中的场景应该是维伦跪在地上祈求他的原谅,而他会残忍的拒绝他,然后杀死他,将他的灵魂当成是这一场远征里最值得纪念的收藏品!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带着艾泽拉斯的狂徒们降临在他的世界,恍如反攻者一样对他耀武扬威!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萨格拉斯给了他至高的力量!不应该这样的!

任何人,只要有灵魂,只要有情绪,就会有弱点,基尔加丹也不例外,维伦就是他的弱点,只要任何和维伦有关的事物,都会被他用最残忍的方式清除掉。

比如拉基什,比如德拉诺…而且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他对于维伦的毁灭欲望,而是出自于他内心的那种感知,他认为维伦背叛了他!

在曾经阿古斯世界从初始到走向至高的那些岁月里,大概没有那些名留青史的人物之间的关系会和基尔加丹以及维伦那么亲密了,他们曾经一起成长,一起进入阿古斯唤醒者学院,一起毕业,一起走入管理阶层,最终双双成为阿古斯的执政者,他们就像是一体双人的闪耀之子。

如果没有萨格拉斯的出现,他们的友谊和对阿古斯做出的贡献,无疑会成为整个阿古斯历史上最让人感动,最让人崇拜的存在,可惜…萨格拉斯撕裂了这一切。

萨格拉斯最初挑选的荣光持有者是维伦,因为维伦拥有圣光的无限钟爱,甚至连他的好朋友基尔加丹都在默默嫉妒,他无疑是整个阿古斯拥有圣光以来,这颗星球上最伟大的天才,以维伦为中心撑起的精神链接,甚至笼罩了整个阿古斯星球,将所有人联系在一起。

那是那个太阳时代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奇迹,但面对萨格拉斯的引诱,维伦选择了拒绝,因此,萨格拉斯又将目光投向了地位仅在维伦和基尔加丹之下的大唤醒者萨奇尔,也就是阿克蒙德的导师。

萨奇尔接受了这黑暗的力量,但他最终被自己的弟子阿克蒙德出卖,阿克蒙德亲手砍下了导师的脑袋,揭露了他丧心病狂的阴谋,最终,凭借这功绩,阿克蒙德也进入了执政官议会,但萨格拉斯并没有失败,因为他早就看到了阿克蒙德内心那对于力量的无限渴望。

他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阿克蒙德的忠诚收入囊中,然后是基尔加丹,作为阿古斯世界最出色的睿智者,基尔加丹本该可以抵抗这种诱惑,但他内心的黑暗面被萨格拉斯注意并且放大了。

对于挚友那种天赋的嫉妒,最终成为了基尔加丹坠入黑暗的唯一原因…但他到那一刻,也没有忘记将得到的力量和自己的挚友分享,可惜维伦知道那是什么,那墨绿色的狂暴的,可怕的魔能,他知道那是什么。

于是在整个阿古斯的精神都聚在夏至之日,在基尔加丹的带领下恭迎萨格拉斯降临阿古斯世界的那一刻,维伦带着不愿意抛却圣光的艾瑞达人走了…基尔加丹为了防止这一件事情的出现,甚至提前扣押了维伦的儿子和他的妻子。

就像他说的那样,他只是为了给维伦一个留下的借口,可惜,维伦走了!

这是背叛!

对于基尔加丹来说,维伦背叛了他们数万年的友情,那种比兄弟更亲密更值得信任的感情,被他背叛了!

这才是基尔加丹无法忍受维伦存在的原因…从这一点上来说,基尔加丹其实也是个可怜人,他被这个心魔主宰了数万年,甚至于他加入燃烧的远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并不是为了毁灭一切。

和野心勃勃的污染者阿克蒙德不一样,欺诈者基尔加丹的目的很单纯,他所有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维伦!

在这种长达数万年的仇恨的驱使下,基尔加丹在这一刻几乎完全放弃了对于萨格拉斯的秘密,安托鲁斯·燃烧王座的守卫,他只想要干掉维伦,仅此而已!

“你不该这么做!”

一个低沉的,只是听声音,就能联想到某种燃烧的火焰的声音在安托鲁斯的最深处响起,那声音无悲无喜,但其中却隐藏着某种特殊的力量,在这声音响起的时候,整个阿古斯世界似乎都在瑟瑟发抖。

那是一团燃烧的墨绿色火焰,比火焰更灼热,比邪能更深沉,那声音就是从那火焰里传来的,而在火焰之外,一个通体暗红色的,生长着巨大恶魔蝠翼的艾瑞达人站在那里,看着窗户之外,一片死寂的世界。

赤红色的皮肤上布满了黑色的骨刺,在他脸部的抽动的同时,会显现出那狰狞交错的利齿,他有如火焰一样燃烧的双眼,头顶上满是裂痕和一对扭曲向脑后的黑色双角,以及一丝苍白色的头发。

一抹绿色的邪能标志在他额头上悬浮,就像是维伦的神圣圣纹和狄克的秩序圣纹一般,他下巴下方的四只触须上捆束着跳动火焰文字的金属圆环,在脸颊上还有森森伤口,那其中涌动的是墨绿色的液体...邪能。

他穿着繁琐而让人感觉邪异的墨绿色盔甲,在胸口处悬挂着一枚用金属锁链锁起来的恶魔颅骨。

基尔加丹,他的双眼看着克罗库恩方向,他似乎穿越了遥远的距离,看到了那个屹立在金色城市之上的,穿着白色祭祀袍,一手握着救赎法杖,一手握着黑色宝石念珠的家伙。

“我在接受你的邪火的那一天,已经看清了我注定的命运…”

基尔加丹低声回应着那深沉的意志,他的声音沙哑,就像是金属之间的摩擦,但其中还蕴含着一抹无法忽视的…愤怒,被欺骗之后的,愤怒。

“我以为我存在的意义就是这一场直达创世尽头的宏大远征,我可以肆意的毁灭一切,我可以抓住那个该死的家伙…但…”

他转过身,双眼眯着,看着那团跳动的,燃烧的墨绿色火焰,即使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但…那只是你让我看到的幻象!”

那个声音沉默了片刻,又用那种无悲无喜的声音回应到,

“我们的远征,燃烧的远征…必将胜利!”

这句话似乎在劝告基尔加丹,但更像是对于自我理念的一种阐释,充满了一种傲然的自信,放佛世界就在他手中,但基尔加丹内心的愤怒却已经让他不愿意再等下去了。

他朝着那火焰咆哮到,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来自于你的指示…可是我们得到的,却只有失败!可耻的,羞辱的,让人无法接受的…失败!”

面对基尔加丹的愤怒,那声音似乎也有了一丝波动,但不是被质疑的反击,而是一抹淡淡的嘲讽,

“也许,你还没有看清我们的命运,也许…是我高估了你的决心?”

“砰!”

基尔加丹的双拳砸在桌子上,他指着窗外那一片已经死寂的世界,他将内心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吼了出来,

“为了你那所谓的命运,我牺牲了…我牺牲了我的世界!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可是…我看不到!我已经受够了…我受够了失败!”

大恶魔伸出手,将那燃烧的墨绿色火焰一把抓灭,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身体里恍如实质般燃烧的愤怒宣泄出来,他看着窗外那毫无意义的景色,他低声,喃喃自语,

“现在是时候…我的军团,我的士兵…去把它完成!让它…让他们,燃烧吧!”

大恶魔的话音落地的那一刻,陈列在克罗库恩之墙以外的恶魔们嚎叫着,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它们感觉到了来自大恶魔最深沉的愤怒,它们开始冲锋,恍如无可抵抗的火焰,冰霜或者是其他什么玩意。

无法阻挡!

但也在这一刻,芙蕾亚的声音在狄克的耳中响起,

“管理者,我们找到了!创生者的密室!就在…就在阿古斯之外的星空里!有一股力量禁锢着它!快来!恶魔,恶魔们正在进攻那密室!我听到了艾欧娜大人的求助,快来!”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网络预约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看病费用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费用贵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要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