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补胎

发布时间:2019-09-13 03:35:05
摘要:憨厚的郝叔补胎的过程,就是他人生演进的过程,也是他心灵矛盾彷徨的过程,最后他有感于大家的帮助,而惭愧自己 的自私,古遁去,可大家宽厚的惦念依然长久。
郝师傅的自行车修理铺不见了,郝师傅当然也不见了。
几个骑自行车送孩子上学的家长要修车,急得团团转,打听门卫无果。
一周过去了,郝师傅和他的修理铺还不见踪影,关于他的下落,众说纷纭,郝师傅一时间成了让大家牵肠挂肚的人。
郝师傅去哪了?我也焦急地加入到寻觅的队伍中,同样一无所获。
“哎,郝叔啊,你咋不辞而别呢?”我埋怨着。
说起郝叔,我是小区里最有发言权的。他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是看着他变老的。三十年前,我们同村。农忙之后,郝叔喜欢摆弄自行车、独轮车、架子车之类的车具,他人憨而手巧,乐于钻研,勤于琢磨,很快就掌握了维修技巧。郝叔热心肠,邻里的车子有了毛病,只要打个招呼,他就上门维修,并精细调试,直到人家满意为止。人家给钱,他会说,你这是在骂我哩,乡里乡亲的,咋说钱呢?人家敬香烟,他摇手;人家送礼品,他扔出去老远;人家留吃饭,把他袖子拽掉也不肯;人家倒杯水,他乐呵呵地喝着,觉得比蜜甜。久而久之,大家就不再客套,修车之后就呈送俩字“谢谢”。他很受用,脸笑得像南瓜花。我们这些晚辈长大后,在“谢谢”后面加上俩字“郝叔”。
我们村最终被城市吞没。失去土地的农民各奔前程,有去打工的,有做买卖的,有推人力车的,当然也有游手好闲坐吃山空的。
郝叔人憨,打工摸不着路,做买卖不精到,推人力车抢不到客源,游手好闲又不是他的性格,再者,上有老下有小的沉重负担让他十分明白必须寻个营生。在人生转折路口,他一宿宿睡不着,刚过而立之年已经花白了头发、褶起了脸颊。病恹恹的老婆提醒:你咋就不能学王麻子,摆个修车铺呢?
说起王麻子,那可是个能人,满脸的麻子,瘦消的身材,尖嘴猴腮的模样,却娶了个花容月貌的女人,这女人东跑西颠好多家,可现在跟麻子可铁了。为啥?还不是因为麻子有修车的技艺,她吃喝不愁,零钱不断,整天打打牌、逛逛街,就连干部家庭也比不上吗?她人前人后脆脆地说,麻子登脸那叫星星点灯——福星高照呢!
“唉,也只能这样喽!”郝叔狠狠地掐灭烟屁股(他本不吸烟)。在他的心里技艺是帮老少爷们解急的,怎么可以卖钱呢?他曾经觉得刁钻的王麻子只认得钱,真不是个玩意!
这王麻子和郝叔有点渊源,他瞅着郝叔有好手艺,知道将来是个吃饭的营生,所以天天缠着郝叔要拜师,郝叔看不上麻子古灵精怪的猴样,对他不理不睬。可这麻子有恒心,天天给郝叔掂工具包、当跟屁虫,多少瞟了几眼。后来,不经郝叔同意就自立门户了,临走时还偷拿了郝叔的一套工具呢。麻子见人就自吹自擂地说自己到正规的技校深造过,论能耐那赫赫有名的郝师傅也要甘拜下风。
郝叔把自家的架子车改装成了铺面车,天天推到小区门外的路肩上等活。那时,中国是自行车王国,生意不错,从早到晚没闲空,郝婶和孩子抽空也来帮手,实在忙得不行就招徒弟——只是徒弟一年半载就会另立门户。郝叔菩萨心肠,对徒弟也不掖着藏着,悉心传授,他知道徒弟们都要靠这不起眼的手艺挣饭吃呢。后来,整个小城的自行车维修员有半数是他的徒子徒孙呢,他觉得很荣耀。
十年后,人们走向摩托化,修自行车的人少了些,可郝叔修得精细,待人和善,收费低廉,所以还是顾客盈门。
二十年后,人们走进电瓶车时代,接着又很快过渡到汽车时代,骑自行车的锐减,郝叔的修车铺就冷清了。
他的徒弟们年轻,早已学习修摩托车、电瓶车和小汽车了,转型升级得及时。
郝叔的铺面车已经老态龙钟,他凌乱的头发也白如葱须,渍满油污的手干裂得如枯树皮。他现在不再收徒弟——确切地说是没人再愿意投到他的门下。但毕竟还有自行车一族,他们对郝叔还是很依恋的,郝叔的铺子在可怜兮兮中还能残喘。
我和儿子骑自行车上班和上学,都是郝叔的忠实客户。
周六清晨,我和儿子准备骑车郊游,可到楼道里推车时,胎没气了,只好丢到郝叔那修补,改乘公交。
傍晚回来取车,郝叔说四只胎都漏气,全补好了。我付钱后自然地说:“谢谢,郝叔。”儿子也清脆地说:“谢谢,郝爷。”郝叔憨憨一笑,老说:“拿钱真不好意思。”我也老赞许:“辛苦所得,该拿!”
后来自行车隔三差五地跑气,我们都去郝叔那补胎,每次都由衷地说“谢谢,郝叔”。
上下班经过修车铺,看到白发飘荡的郝叔弓着腰,蹒跚着,艰难地站起来又蹲下的修车,心里就涌起无限的沧桑。
接着,我主动和郝叔多接触,还像孩提时代那样和他亲昵,才了解到他的生意每况愈下,疾病缠身,生活举步维艰,所以郝叔他有些恍惚。
后来,一些汽车族也维修起尘封多年的自行车,短途改骑车了,并美其名曰要绿色出行。半年后,郝叔的生意渐渐好了些,下岗的儿子重新找到了工作,家庭被列为贫困补助户,医药费被减免,孙子上大学的费用也由无名人士捐赠。
郝叔蜡黄的脸有了些许的红润,笑意也多了起来。
我隔三差五地去补胎,而每次都让孩子拿整钱给郝叔而不让找零。胎上补满巴子后,就请郝叔换新胎,可之后依然隔三差五地去补胎。
有一天,我儿子神秘地告诉郝叔:“郝爷爷,我知道跑气的原因了:有人故意放气。我爸在楼道里偷偷安了监控。”
郝叔停下了手中的活,急切地问:“看到啥?”
儿子眨巴眨巴眼睛说:“二愣,就是你经常给他糖吃的那个傻子,把好多车给扎破了。这是爸爸的秘密,我偷看的。”
第二天郝叔和铺子都消失了,他给我留下一条短信:好侄子,是你发动大家在暗暗帮助我全家,可我竟……
我寻了好久,终不见郝叔。
其实,大家都很挂念您。找不到您,我像泄了气的胎,干瘪得难以前行,需要您回来修补。
郝叔,您在哪?现在还好吗?

共 21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自行车补胎在城市路边不少见,郝叔就是其中一员,几十年如一日,技术精湛,热情周到,一心为民,赢得良好口碑,但突然他的铺子和他都不见了,究竟为什么?真相背后让人肃然起敬...... 欣赏佳作了。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11-10 16:44:19 问好,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1-10 21:19: 6 谢谢王大哥的辛苦编辑。
烦劳您了。恳请多多指正。
遥祝晚安。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男人小便刺痛吃什么药好
孩子老是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