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造化之主 第四百三十九章 狗头铡伺候

发布时间:2019-09-25 23:52:13

造化之主 第四百三十九章 狗头铡伺候

人间之地,十万大山。

楚阳抗衡来自魔界的一只大手,引来诸天强者窥视。

这一次,他算真正的亮相天下。

仙君之战,抗衡大帝,千古罕见,何况还是越级搏杀?

“狂妄!”

虚空传来雷霆之声,下一刻,狂暴的气息从天穹倾泻而下,让万灵惊惧。九天之上,裂开了一道口子,从里面冒出一柄漆黑的锤子。

“镇!”

一字化仙音,控天律,引动黑锤轰击而下。

“准仙兵!”

楚阳嘴角抽搐,却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早已清楚,天人强者操控的武器,可为准仙兵。天人强者,催动准仙兵的威能,哪怕是他,都感觉战栗。

可心中的热血,也已经沸腾。

“这点困难都不能面对,还如何返回天武大陆?”

眸光闪闪,战意腾空。

“给我开!”

体内的力量,化作大江奔涌,流入了苍穹印中。

嗡嗡嗡!

苍穹印颤抖,须臾间,引动诸天伟力,加持其上,将锤子的毁灭气息,涤荡而空。

印出迎苍穹。

锤落天地崩。

两件准仙兵,在高空相遇,碰撞一起,一瞬间,天地失色,万物失音,下一刻,毁灭洪流席卷,就见一座座大山崩溃倒塌,席卷数千里远,直达十万大山边缘。

苍穹印落下,楚阳脸色发白。

“这就是魔尊之威?”

楚阳倒抽一口凉气。

天人强者,第一次是在大荒界的魔城之中,被石人一击,差点将他毁灭。这一次,战力虽有提升,催动所有力量,却也只是勉强抗衡准仙兵一击。

何况,这也是相隔一界操控。

“小小人类,竟能挡住我湮灭锤一击?好,很好,看看你能不能挡住第二击!”

“锤,落!”

声音隆隆,化作天音。

湮灭锤一颤,轰击而下。

楚阳周围千里范围,都凝固成一团,好似冰块一般,被锤子一碰,就会碎裂亿万碎片。

“这一击,我恐怕挡不住!”

仰起头,握紧了拳头。

在他体内,有一股力量似要苏醒,那是属于真正仙兵的力量。这股力量,他不想使用,否则,一旦亮出,恐怕就真的麻烦了。

诸天强者,定会都盯住他。

“六道魔尊,人间乃凡人居所,岂能让你放肆?”

“玉皇,你眼睁睁的看着,竟然不管,妄为天帝!”

“如来,你普度众生,眼看生灵毁灭,却佛心不动,你真能为佛?”

一道犹如洪钟一般的声音豁然响起,回荡诸天,将天下强者数落了一遍。

“好你个包黑子!”

天庭之中,高坐凌霄宝殿中的玉皇大帝暴怒,可这个时候,他却不好公开言语。

“等有机会,定将你镇压!”

他目光幽幽,深寒无比。

“阿弥陀佛,因果轮转,乃是天定,又岂能干预?然而万物都有一线生机,我佛门子弟,自会超度他们,阎罗放心就是!”

如来佛主的声音,响彻九天十地,祥和慈悲,直入心底。

“虚伪!”地府之中,传来了包黑子的冷哼,他又喝道,“狗头铡伺候!”

虚空裂开,出现一个闸刀,横担天穹,挡住了湮灭锤的去路。

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铡刀,只是一端,有一个青铜狗头,然而就是这一柄铡刀出现,亿万众生,平民百姓,王公贵族,小仙上仙,仙君大帝等等,都感觉脖子一凉,似乎铡刀落下,要将头颅斩下。

嘎吱吱!

铡刀启动,亮出刀口,从里面喷出一道刀光,将湮灭锤轰飞出去。

“包黑子,你敢阻我?”

六道魔尊暴怒。

“嘿,阻你?你若敢出现,我就敢铡你!”

冷酷的声音,铁血无情。

“很好,我记住你了包黑子,给我等着吧!”

六道魔尊留下一句话,湮灭锤一卷,带着被重创的魔君消失而去。

另一边的白泽,也不知何时消失。

“我的铡刀,一直在等着你!”

包黑子回应。

“小友,随我前来!”

铡刀一闪,出现在楚阳身前,微微一震,就裂开了一道门户,通向未知之处,却从里面传来了铿锵之声。

“好!”

楚阳点头,随着铡刀进入了其中。

这是另外一个世界,空间灰暗,朦朦胧胧,似雾气,充斥整个天地间,阴森可怕。

哪怕是楚阳,都感觉浑身一冷。

心念横扫大地,他发现这里有不少孤魂野鬼,有的在游荡,有的在吞噬,还有的懵懵懂懂,然而绝大部分,好似都受到了莫名的吸引,走向了一座座城内。

没有停留,楚阳跟随狗头铡来到了一座恢弘的巨城中,旁若无人的进入了中央的一座大殿。

“小友,恭候多时了!”

这里坐着一个气势威严,凌然正直的黑大个,方脸,大眼,唇厚,在眉心正中,有一个月牙印记,犹如夜空中的明月。

此人正是包黑子,见楚阳进来,站起身道。

在他旁边,是一位白面书生。

“拜见包大人!”

楚阳拱手见礼。

面对这一位,他心思复杂万分。

哪怕当初面对秦始皇,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包拯字希仁,庐州合肥(今安徽合肥肥东)人,北宋名臣。天圣五年,包拯登进士第。因曾任天章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

造化之主  第四百三十九章 狗头铡伺候

,故世称“包待制”、“包龙图”。

包拯廉洁公正、立朝刚毅,不附权贵,铁面无私,且英明决断,敢于替百姓申不平,故有“包青天”及“包公”之名,京师有“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之语。

后世将他奉为神明崇拜,认为他是文曲星转世,由于民间传其黑面形象,亦被称为“包青天”。

包青天之名,在百姓之中,传颂日久,历时千年而不忘,成为公正无私的代表。

楚阳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包黑子死后,不但没有轮回,还成了地府中的阎罗大帝。

“不必多礼,请坐!”

包拯很温和,抬手示意。

楚阳坐下,看向了旁边之人,道:“莫非这是公孙先生?”

“没想到,还有人知道我?”

公孙策笑道。

闲话几句,楚阳再次表示援手之恩,就进入了正题。

“小友可是人族?”

包黑子询问。

“包大人可还是人族?”

楚阳不答反问。

一旁的公孙策皱眉。

“然也!”

包黑子毫不犹豫的点头。

“在你面前,我应该隐瞒不了!”

楚阳笑了。

“我只是想确定一番!”包黑子略微皱眉,“你大战六道魔尊,我就探查了你的底细,却发现,在生死簿中,根本没有你的任何信息。我又探查人间,发现你是六年前出现在南宋钱塘县,至于以前种种,完全空白,人间大地,也没有你的任何记忆!”

“包大人是想问我的来历吧?”

楚阳插话道。

“是!”包黑子道,“哪怕到了帝级,以地府的底蕴,都能探查出过往,可你,我却追寻不到!那只有一种可能,你来自天外,可对?”

“是!”

楚阳没有隐瞒。

包黑子虽强,却也瞒不过他的心理感应,对方没有一点龌蹉心思,光明正大,堂堂正正。

面对这样的人,他不想耍太多心眼。

“果真如此!”

包黑子复杂道,“原来真有天外世界!”

他却没有追问。

“上一代的阎罗,难道不是超脱而去?”

楚阳听出了另外的意思。

“没有,他死了,否则,我又怎么会这么快的提升修为,坐上阎罗之位?”包黑子道出了隐秘,“寿寝之后,我就进入了地府中,却机缘巧合,碰到了已经损落的上一代阎罗大帝,我得他传承,才有了如今的修为和地位!”

“战死?”楚阳皱眉,“若是如此,三清道尊,妖帝等,他们呢?”

“不像战死,他的状态十分奇怪!”包黑子道,“传言,在天地之中,有一处禁地,若能进入,就能参悟超脱之法!我怀疑,三清道尊他们,都是进入了其中,这才消失无踪!至于上一代的阎罗大帝,或许就是从里面刚刚逃了出来,就损落在外!”

“禁地?”

楚阳默念,却心中一动道,“在你之前,地府没有大帝,又怎会安然无恙?”

包黑子冷冷一笑:“不是安然无恙,而是几方相互制衡罢了,都不能掌控这里,却都安插了不少人手,将这里搅的混乱一片。不过佛门做的最好,进来个地藏菩萨,还证道成帝,在十八层地狱之下,开辟出了第十九层地域,让我都拿他无可奈何!”

楚阳恍然。

他们聊了很久,也终于知道包黑子为何救他。

因为人族之中,只出现一个包黑子这么一位大帝,如今也是鬼体,身份难免尴尬,看到他镇压仙君,抗衡大帝,就起了心思。

“仙、佛、魔,都视人间为信仰收割之地,任意操控,主宰命运,我岂能让他们如意?”

“我人族,顶天立地,自强不息,怎会被踩在脚下?”

“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有一天,我人族能够站在仙佛之前!”

这是包黑子的不忿和期望。

“可惜,我势单力孤,地府又是特殊的地方,我若是太强势,必然受到他们的围攻!以至于人间,小鬼横行,就连地府很多地方,依然混乱不堪。不是不想管,而是不能!”

这是他的无奈。

人间中,有城隍分去了地府的一部分职权。

地府中,有着各方势力安插的棋子。

若是太过强势,说不定就会受到围攻。

看一看地藏菩萨堂而皇之的打入地府就可见一斑了。

一番畅聊,楚阳知道了很多隐秘。

咚咚咚……!

却在这时,鼓声雷动,清晰的传了过来。

“这是我沿袭人间的习惯,若是有冤情,可鸣鼓喊冤!”包黑子解释一句,就喝道,“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升堂!”

“是!”

门外,传来了应和之声。

楚阳嘴角一咧,有种时空混乱的感觉。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在那个地段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在哪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到哪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在哪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